今天宋大哥请客吃饭,自然少不了我,不过他没请我,是我主动去的,反正是公款,不吃白不吃,吃了也白吃。

赴席的有吴用、蒋敬、乐和、顾大嫂和王矮虎等一干鸟人。

以前无论谁请客,吴用必不可少,请他吃饭的人都挤破门槛,他每天不是正在酒场上,就是正在赶往酒场的路上,号称梁山泊头号饭桶。

我很是羡慕,以为是因为吴用有文化,懂礼数,跟兄弟们感情好。后来山寨高层领导职务调整,吴用专管兵马调配,钱粮报销划归蒋敬,吴用就不吃香了,现在逢宴必请的成了蒋敬。

吴大饭桶郁闷了好长时间,天天嘟囔世态炎凉、人心不古诅咒蒋敬吃鱼卡死、吃饭噎死、喝酒呛死

不过我很高兴,终于解开了心中的疙瘩:别人不请我不是因为我上完厕所不洗手,也不是以为我吃饭不用筷子,更不是因为我长的丑,而是因为,我不在那个位置上!

有时我恶毒的想,是不是放条狗在那个位置上,也会如此受欢迎?

顾大嫂显然有备而来,脸上厚厚一层白粉,黑底白边,像是驴粪蛋上涂了一层霜,脖子上挂串指头粗的金链子,活脱脱一个地主婆。

王矮虎悄悄告诉我,那串金项链是假的,我问他怎么知道,他说顾大嫂洗澡时,金链子竟然漂在水面上。我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哪里不对劲,又一时想不起来

顾大嫂虽然刚上山,但人缘极差,很多兄弟都恨她,而且不是一般的恨,是恨之入骨的恨。

事情还得从攻打祝家庄说起,那时,宋大哥刚上梁山,对周围敌情不熟,被晁天王忽悠去打祝家庄。

宋大哥眼高于顶,自诩熟读兵书,拿下小小祝家庄不在话下,带着一干小弟屁颠屁颠去了。

没想到祝家庄是块硬骨头,众兄弟被打的屁股尿流,宋大哥先锋印也扔了,兵器也不要了,骑马狂奔三十里,鞋子都跑丢了一只,差点做了俘虏,幸亏我及时赶到救了他。

不过宋大哥每次提起这茬时,总说那是诱敌深入,真他妈没意思,逃跑就是逃跑,还装什么大头蒜!不过宋大哥有这本事,打死不认,那怕被人堵在被窝里,也会大喊一声:老子还没进去!

山寨的士兵大多都是地痞流氓,什么阵法、战法根本不懂,只知道举红旗时一窝蜂的往前冲,举白旗时扔了武器就溜打群架还可以,打仗基本没戏

我们屡战屡败,最后吴用出了个绝妙主意,在军中散布流言,说祝家庄的女人个个前凸后掘、貌美如花。最后宣布,攻破祝家庄后,谁抓到的女人算谁的。同时派顾大嫂潜入祝家庄做内应。

消息一公布,兄弟们立马跟打了鸡冠血似的兴奋,再次交战,个个奋力杀敌,死战不退,时迁够爷们,被打断了两条腿,还不停的往里爬

当众兄弟浑身血污挺枪冲进去时,晚了一步,顾大嫂不知是嫉妒那些女人漂亮还是想独自伺候众兄弟,已经把祝家庄下自八岁上至八十岁的女人全砍了

那时众兄弟还不认识顾大嫂,满腔欲火无处发泄,一下子炸了营,蜂拥到中军大帐,扬言要轮了顾大嫂。

宋大哥和吴军师急得团团转,手下这帮流氓已经红了眼,估计弄几头大象来都不能幸免。两人正在考虑要不要抓个烟花女子来顶包平息众怒时,顾大嫂自顾自爬到中军大帐顶棚上,面对黑压压的挺枪流氓,一声狮吼:老娘就是顾大嫂,听说你们想轮我,来啊,你们是一个一个来,还是一起来?

众兄弟抬头一看,只见一中年妇女威风凛凛,叉腰而立,黄牛眼、鹰钩鼻、招风耳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众兄弟大倒胃口,欲火顿泄,垂头丧气的离去。

王矮虎当众大喊:你他妈脱光衣服追八公里,回头看一眼算我流氓

一个在山寨呆了十几年的老兵,冲锋时最勇猛,被打的也最惨,头眼歪斜,浑身血窟窿,奄奄一息,说死前有最后一个请求,摸一下女人,也不枉白活一生。

顾大嫂同情心大起,放言摸哪都行,满脸悲壮的把身体凑过去,老兵只看了一眼,登时死绝,临终遗愿:我操,白日见鬼了。

顾大嫂成了全山寨男人的公敌,众兄弟喝醉酒就问候她姐她妈她姥姥,惟独不敢问候她本人。

初次喝酒,客套话是免不了的。

宋大哥领了三杯酒,第一杯酒,祝愿当今天子福寿安康,高俅等四奸臣断子绝孙早日死光光。

这是宋大哥每逢喝酒必说的一句祝酒词,我每次听到后都忍不住想笑,真不知道皇帝老儿听到后会有啥感想。

第二杯酒,欢迎顾大嫂加入前途无量的强盗行业,说这个行业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鼓励她硬起心肠,努力杀人,使劲放火

顾大嫂说她以前只是个开酒店的,隔行如隔山,对这行的规矩不大熟,希望宋大哥以后多多指教。



您可能也会喜欢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