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讲的是江湖;江湖,代表了另一个庙堂。庙堂里有平民,也有干部,形形色色的干部。中层干部李逵的眼里,就有着一个不同寻常的世界。

(1)

扈三娘生了,是个大胖小子,我心里十分纳闷,二月份才结婚,这才刚刚进八月……这里面肯定有古怪……

聚义厅照例聚会,烦透了,本不想去,但强盗圈就这么大,抬头不见低头见,不去说不过去,去了就得随礼,哎!我区区一个堂级干部,一月俸禄才二十两银子,前几天秦明结婚随了十两,他是厅级干部,给少了不好看,何况我以后可能要归他大舅子花荣管。不过心里想想,秦明这厮忒不要脸,二婚还搞的这么隆重,咒你生儿子没屁眼。

扈三娘和王矮虎都是堂级干部,跟我平级,王矮虎武艺有限,人品也不咋地,估计没多大前途,本来想给二两银子意思意思行了,不过扈三娘好像在宋大哥那边说得上话,最近中层干部要调整,这是关键时刻,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给五两吧。

听说张顺的爹快死了,剩下的五两得给预备着。

幸亏这个月下山干了票大的,山寨规定按百分之十提成,估计有十两银子分红,明天先预支一下,不然得喝西北风了。

王矮虎那厮脸笑的跟花似的,越看越恶心,扈三娘怎么嫁给他了那?要长相没长相,要内涵没内涵!哎!好菜都让猪拱了。

会上发生了点小小不快,晁天王和宋大哥又吵了起来,其实也不是啥原则性分歧,晁天王说孩子像爸爸,宋大哥说像妈妈,两人总爱为这样鸡毛蒜皮的小事较劲。

两人争执不下,脸红脖子粗,像发情的公鸡,每当此时最讨厌,两人非得让手下表态,林冲借口喝醉了狂奔出去呕吐,戴宗犯了间歇性耳聋,公孙胜、刘唐和阮家三兄弟支持晁天王,花荣、武松和鲁智深支持宋大哥,吴用这厮最狡猾,说鼻子像爸爸,眼睛像妈妈,读书人花花肠子就是多,轮到我了,我慢条斯理的说,都不像,像我!扈三娘大怒,拿起酒碗泼了我一身,众人哈哈大笑,才算过去了。

其实,那孩子,像宋大哥,黑不溜秋的,但是我没敢说

(2)

酒,真是好东西,它可以让人忘记烦恼。

晁天王喝多了,宋大哥也喝多了。两人刚刚还脸红脖子粗,仿佛有不共戴天之仇,转眼间就像亲兄弟一样,手拉着手,痛说革命家史,翻脸的速度比翻书还快,看来老大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当的

晁天王醉醺醺的说,抢劫生辰纲那次,多亏贤弟及时报信,不然我们兄弟几个就折进去了,你是梁山泊的大恩人,这头把交椅该你坐……

宋大哥连连摆手说,江州劫法场那次,若不是老哥你带着兄弟及时赶到,恐怕小弟早就沦为刀下之鬼了,这头把交椅还是大哥你坐……

这两件事都叨叨八百遍了,耳朵都起茧子了,朱武在一旁冷笑,我想,其中内幕绝非“义气”二字那么简单……

吴用拿着把四处漏风的破蒲扇,一边摇一边念念有词:安得广厦千万间,大辟天下寒士尽欢颜……那表情,那神态,很是悲伤,跟死了爹似地

我心想,文化人真他妈的虚伪,咱是什么?强盗啊!老百姓的房屋就是咱烧的,老婆孩子也是咱杀的,你还在这里充什么大陷包子?真不害臊!不过这话不能明说,毕竟人家是领导嘛,领导天生就是虚伪动物,宋大哥和晁天王天天都在背后问候对方的八辈祖宗,见了面不照样称兄道弟?

公孙胜是道家,按说出家人不该喝酒,这厮非得喝米酒,说什么米酒是素酒,不算破戒,杀人放火的事你都干了,还在乎这点小事?又想当婊子又要立牌坊,真没意思!看人家鲁智深,也是出家人,人家就敞亮多了,该喝酒喝酒,该吃肉吃肉,也没人笑话他!

3

酒场上男人的三大尴尬:自己喝醉了缠着兄弟的老婆,老婆喝醉了缠着自己兄弟,兄弟的老婆喝醉了缠着自己。

第一句话是鲁智深总结的,据说有一次他喝醉后曾拉着林冲的娘子叨叨个不停,不过那是上山之前的事了。

第二句话是张青总结的,他老婆喝醉了就爱缠着别的男人没完,每当此时,他坐在那里,脸青的跟萝卜似的。



您可能也会喜欢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