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1号站 下的文章

  本文来源:长庚小报  作者:长游君 

曾经以自研业务为主的日前因游戏抄袭问题在美国引发诉讼。

事情是这样的:4月2日,PUBG正式宣布对网易旗下《荒野行动》、《终结者2:审判者》的诉讼,长达155页的诉状细数了两款游戏侵犯PUBG版权的各类元素,包括建筑,地标,载具,武器,装扮,素质广场和缩圈机制。

而就在这件事情之前,国内外的游戏媒体爆出网易旗下手游《FortCraft》打着“致敬”标签抄袭当红游戏《堡垒之夜》,taptap上被愤怒的玩家们怒刷一星的事件还在玩家社区持续发酵着。

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网易游戏关于抄袭事件接连发生两起,一件被送上了司法的审判席,一件被送上了舆论的审判席。

“审判席”上的网易并没有表现出悔改的意思,一边辩解自己也有“创新”,一边则大规模动用水军为自己洗白,但或许是时运不济,水军的尾款还没结清,网易最新登顶iOS免费榜的新作《第五人格》又再次陷入了玩法抄袭的质疑中。这一次,网易展现了更加积极的公关操作,随即奋力宣布与《黎明杀机》的制作人已经达成“合作”,但仅仅过了一天,《黎明杀机》开发商官方即宣布网易并没有得到其品牌授权……

曾几何时,网易还是那个一直喊着创新、品质,以版权的名义四处起诉别人的“游戏热爱者”,也拥有众多的“自来水”,这样的落差让人一时消化不了。然而回溯过去几年网易游戏的发展历程,会发现网易绝对不是刚开始这么做,而是早就开始了自己的“退变”,甚至这种抄袭已经从个别研发团队的个体行动,转变为网易公司的主动战略选择。

01

实际上,早期的网易在产品上虽有瑕疵,但也的确无愧为国产游戏创新和品质的代名词。

2001年当时在美国资本市场已经输无可输的网易开始了一个新的业务,网络游戏。

在那一年,网易游戏推出了其首款产品《大话西游》,但在2002年,这款产品被网易自动下架,取而代之的是《大话西游2》。

至于为什么《大话西游》在上线不足一年就被迅速下架,原因在于《大话西游》实在是太多的BUG和问题,网易为了“口碑”的考虑不得不将这款产品下架,并在这款产品的基础上重新做了《大话西游2》。

这就是网易游戏早期对待产品的态度,不顾一切追求产品的品质,以及对玩家充分负责。

这样的案例还体现在《天下2》这款游戏上,游戏上线之后又回炉再造,推翻之前的设计重新开发,就是为了充分保证游戏的品质。

而在刚布局手游的时候,网易曾经也是这样,对待游戏的品质一丝不苟。在解读网易2013年财报时,丁磊说,“我们对产品品质的投资是精益求精的,不像有些公司会比较早的把一些不成熟的产品推出来,我们是在精心打磨以后再把游戏推到市场上去。”

正是因为这样的态度,《大话西游2》成为了网易游戏辉煌的开端,《天下2》帮助网易从回合制网游市场迈入即时制游戏的市场,而直到2015年才推出的手游《梦幻西游》手游帮助网易在手游领域彻底打开了市场,网易也在一部分游戏玩家中树立了“游戏热爱者”的形象。

然而之后的网易并没有坚持自己“游戏热爱者”的初心,而是走上了一条截然相反的道路。

02

2017年初,网易过得很惬意,此前一个季度由于《阴阳师》、《倩女幽魂》的出色表现,在iOS畅销榜上网易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2017年第一季度网易游戏的单季度营收突破百亿,这让网易公司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那就是在各品类全部出击,推出更多数量产品的“产品海”战略。

数据显示,2017年网易在AppStore上线了68款产品,从不顾一切的追求质量,网易开始追求堆积数量。

发生这样的转变某种意义上是可以理解的。相比于端游,手游的生命周期、市场上的产品数量、玩家的喜好,都是不同的。从竞争的角度来看,在网络游戏时代被远远甩开的网易,在移动游戏领域一直有着自己的逆袭之心,由于网易在回合RPG等品类上的积累,一度占据了接近30%的份额。特别是在不断试错和残酷的内部竞争后,网易的《倩女幽魂》手游和《阴阳师》手游也一度取得了“成功”。

但网易的野心不止于此,网易希望实现的是短时间内市场规模的全面逆袭。

其实网易如果继续以品质为核心,在自己擅长的品类深耕,同时通过合作的方式在其他品类上进行拓展,也会取得成功。

但集中资源押宝几款高质量产品,不会带来整体规模上的逆袭。这是游戏产业的共性,成功具备极大的偶然性,对于网易这样的大厂亦是如此。是做5款80分以上的产品,还是做10款60分的产品,网易显然选择了后者,但这是一把双刃剑。

产品海这样的战略下,另一件事情也在悄然发生着,那就是抄袭。一方面,网易的开发团队原来最擅长的只是回合PRG等品类,而在移动游戏中要进军一些他们从来没有涉足的品类,没有经验怎么办?抄袭就是捷径;另一方面,网易自身资源的紧张,众多实力上长短不齐的开发团队不得不面对激烈的内部竞争,为了抢资源、抢时间,抄袭似乎成了一些团队脱颖而出的“捷径“。

于是在2017年的68款产品当中,有14款涉嫌了抄袭,其中有的是画风的抄袭,有的是局部美术的抄袭,有的是UI的抄袭。

以网易自身的实力在一年之内堆积如此多的项目实在有些吃力,出现这样抄袭的结果也可以预见。然而网易公司对于各研发团队的这些做法并没有任何惩罚,而是采取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

因为在产品海的实践中网易发现,拿来主义实在是一种“优质而经济”的解决方案。既没有试错风险,又能快速吸引热点。市场当中什么产品热门,就跟着做什么,蹭市场的热度,再加以之前积累的口碑和大厂的运营、资源,这样就不那么吃力了。

因此,我们看到了《元气站姬学院》和《崩坏3》的对比,看到了《决战平安京》和《王者荣耀》的对比,看到了《秘境对决》与《炉石传说》的对比等等。

03

局部产品出现抄袭,可能是个别研发团队的问题。但是从2017年9月开始,网易正在走向全线产品的全面抄袭,这就是整个公司战略上的转变了。

之所以发生这样的改变,我们首先回溯下当初那批“黑马”的“成功之路”。

2016年9月,《阴阳师》开启了全平台的公测,之后一路走高,成为了网易又一款现象级的产品,并且在2017年第一季度,网易游戏首次单季度营收破百亿的过程当中,《阴阳师》提供了很大的助力。

实际上在制作的过程当中,内部对这款产品的定位以及评级并不是很高,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

而另外一方面,这款产品在玩法上与《魔灵召唤》有着极高的相似度,而画风上则与《跨越我的尸体2》极为类似。

最终这款产品一炮而红,既然这样的产品成功了,即使后面由于运营等方面的问题如今这款产品已经风光不再,但是更多的开发团队希望复制阴阳师的成功,而网易公司的战略方向也就开始了根本的改变。《阴阳师》成为了网易新战略的起点,以数量去提升撞运气的概率,以抄袭去代替自身创意、研发实力以及海量产品下人力的不足。

当然,这期间网易也努力进行过其他的尝试,比如希望在拥有众多创新玩法的海外找到一些代理的机会。很多海外开发商对于中国市场并不了解,于是网易在老板丁磊亲自坐阵下也有所收获,除了与暴雪的深度合作外,去年他们还拿下了的《我的世界》的中国区代理。

好不容易获得代理权,却被网易的本地化进程偏慢,以及运营能力的欠缺给搞砸了,《我的世界》中国用户对网易非常不满。相反深圳一家小公司开发的《迷你世界》却取得了成功,MAU甚至比《我的世界》还要高。也许通过这个故事网易意识到,代理海外大作在中国成功也是小概率事件,而且也会受到各种来自合作伙伴的掣肘,还不如山寨来得容易。小开发商都可以做到,堂堂网易的研发实力抄起来不是更轻松?

于是全面抄袭的战略在2017年下半年开始以公司战略的形式全面落地,2017年8月网易内部秘密的部署了多支开发团队,他们准备打一场“巴巴罗萨式”的突袭,后来的故事大家就都知道了。

2017年11月《荒野行动》上线,几乎就是全面照抄《绝地求生》,也难怪刚被网易挥舞着版权大旗打倒的乐动卓越创始人邢山虎要来讽刺这款产品是对《绝地求生》“像素级的复刻”。

结果众所周知,即使在市场的空白期,这款产品也“成功”了,于是网易的老板丁磊急不可耐的宣布吃鸡“成功”,1亿注册用户,2000万日活的数据确实够震撼,但是真的成功了吗?丁磊心中自然有数,因为从一开始他部署的就不是一个抄袭产品,而是一连串。

抄作业,没想到抄成了全班第一,这样的诱惑简直难以抵御,那前面准备的其他产品也就不用藏着掖着了。当《Fortnite》(中文名:《堡垒之夜》)国外爆红时,网易直接把人家的试卷拿过来,改了个名字——《FortCraft》就此诞生;在北美开测的时间,也“碰巧”和《Fortnite》手游iOS版上线时间一致。当然还有最新的《第五人格》。

在战术竞技这样全新的游戏品类中,先发制人是有很大成功概率的,即便如今荒野行动DAU大幅下降了,但其依然获得了一部分的市场份额。对于网易来说,与其大费周章的争夺版权,还不如抢先推出山寨,抢得一些国内外的市场份额,这也是网易“热衷”抢先布局新品类原因吧。

更加好笑的是网易对待抄袭这件事情的“有态度”。

在PUBG发布声明后,网易进行了回应,这个回应我们可以简单的这样去看:

[PUBG:网易抄袭了我,不仅仅是玩法,还包括建筑,地标,载具,武器,装扮,素质广场和缩圈机制,甚至是“大吉大利,今晚吃鸡”的标语。

网易:我全球下载量第一!

PUBG:你到底有没有抄袭我的建筑,地标,载具,武器,装扮以及标语。

网易:玩法上的抄袭不算抄,而且我用了自主研发的引擎,有很多的创新!

PUBG:我说的是美术这些存在于《著作权》当中的东西。

网易:别的公司也在抄袭我们的游戏!我们反对!我们要维权!]

做出这样看似“混乱”回应的网易,可能忘记了自己前段时间起诉《我叫MT3》的时候,恰好说的就是UI、美术风格这些东西,最后还拿到了胜诉。

此时的网易无意反思抄袭,而是向外界展现了其以“创新”为由,从局部抄袭到全部照抄的心路历程。

现在大家明白了,网易不仅是抄袭,而且是开始了全面抄袭。

04

从追求品质的自研,到局部抄袭的产品海,再到毫无顾忌的全面抄袭,而这当中的原因实际上可以分为以下几个方面。

其一、网易“压箱底”的法宝都已经亮出,依然没有达到逆袭的目标。

在网易手游发展的道路上,如果只看《阴阳师》之前,网易大成的产品有3款,《梦幻西游》、《大话西游》、《倩女幽魂》。

而这三款产品有一个共性,都是端游IP出身,只看这方面网易似乎与其它端游厂商并没有什么不同,在手游时代,成功极为依赖端游IP。

但是,打开网易的产品库会发现一个问题,只要有点名气的端游IP几乎全部被消耗殆尽,已经没有端游IP可供移植了,只有继续出二代产品。

然而成功的端改手IP上,被洗过一遍的玩家很难再去投入二代产品。在这样的背景下,就急需网易在游戏上发挥真正的创新和自研实力,无奈网易精心投入的几款产品均告失败;所以在《阴阳师》成功后,网易似乎发现了另外一条道路。

其二、资本市场过重的压力,让网易需要不停的寻找“兴奋点”。

在2000年互联网泡沫来袭时,网易的股价从上市时的15.5美元一路下跌,最低跌至0.48美元,此后更是由于被查出涉嫌会计造假,一度濒临被退市。

关键时刻段永平出手救了网易,而更为准确的说法应该是网络游戏救了网易,当时网易正准备进军网游。

此后,网易的股价乃至网易这个公司就和游戏业务息息相关,最高时,游戏业务一度占据了网易将近90%的营收。

虽然近年网易也在电商、音乐等领域全面出击,但目前都逐渐遇到了各自的瓶颈,当资本的故事说完,游戏业务的业绩依然是网易市值最重要的支撑。

我们看一下2016年至今“游戏热爱者”网易的股价,以周来计算,网易单周股价上涨超过10%的有5次,分别是2016年9月16日、2017年2月17日、2017年6月23日、2017年11月17日、2017年12月15日。其中,2017年11月17日那一周,涨幅更是超过21.34%。

在这5次涨幅过程当中,最少4次与游戏相关:2016年9月16日-《阴阳师》公测;2017年2月17日-2016年Q4及全年财报发布,游戏业务大涨;2017年11月17日-《荒野行动》发布;2017年12月15日-《荒野行动》1亿注册用户2000万日活数据公布。

两年时间,《阴阳师》和《荒野行动》支撑了网易股价。但是爆款产品并不是那么好找的,巨大的“创新”红利诱惑,让网易很难不继续走这条路。

其三、网易的产品能力有短板,导致多元化进程中压力极大。

中国游戏市场发生的巨大变化,即产品走向多元化。

2017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到2036.1亿元,同比增长23.0%。游戏用户规模达到5.83亿人,同比增长3.1%。

一切的一切预示着,由手游带来的巨大增长效应在游戏产业也正在逐渐消失,游戏行业的未来增长点在哪?厂商自身的增长点在哪里?这是所有行业从业者要去寻找的。

行业的增长点之一,就是尽可能的在已有的盘子中挖潜,让用户尽可能多的付费,而这势必需要多元化,尽可能的去满足每一个用户极致细分的游戏需求。

但是在这方面,网易有着天然的劣势。网易最强的领域在回合制、RPG等中国传统式的网游,在FPS、MOBA等领域则是缺失的。这导致网易现有的产品线中,除了《梦幻西游》手游可以做到长青之外,其他的产品都会面临生命周期过短的问题。

如何弥补这个缺失?网易选择“借鉴”这些领域成功的产品进入该领域,一方面满足自身用户的多元化需求去挖潜。另外一方面还可以去进攻增量市场,去吃其他厂商在这些领域的份额。

其四、撒下一个谎就需要不停的圆谎

最后一个原因,网易在《阴阳师》之后,已经很难回头了。

《阴阳师》帮助网易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但是这个成功却只有半年左右。此后数据迅速下滑,焦急的网易迫切希望找到下一款产品,这导致了《荒野行动》这款全面抄袭产品的诞生。

但是随着吃鸡品类入场选手的增加,品质上本就不占优势的《荒野行动》数据也在下滑,那么《FortCraft》、《第五人格》是不是网易寻找的下一个接棒产品?然而《第五人格》在上线一周后核心数据也开始出现了下滑,据说网易还有一连串的新游戏在排着队,对于他们的前景,人人心中自有判断。

显然网易陷入了一个下沉的漩涡中,“抄袭”已经成为网易游戏解决焦虑问题最直接的“解药”,每当创新乏力的时候,网易就会来一颗。当依赖成瘾的时候,它就成了“毒药”。而当抄来的成绩一次次成为业绩“遮羞布”的时候,那无异于“饮鸩止渴”。可以想象,中毒太深的“游戏热爱者”某天也会随着那些抄袭游戏的崩塌而轰然倒下。

听说,广州科韵路的“游戏热爱者“的牌坊倒掉了,听说而已,我没有亲见。

2018年最火爆愚人游戏:币圈大逃杀  | 小巴看一周

送你一个愚人节故事。

巴九灵 来源:吴晓波频道

ONE

人物

凌晨5点,恐怖K线图再次出现。

短短1个半小时,数字货币交易平台OKex上,爆破多头46万个比特币的期货合约。在跌到最低点后,K线图瞬间又拉涨10几个点,导致部分空头也被爆仓。

用户眼睁睁看着自己被爆仓,但系统异常,他们什么都做不了。

3月30日凌晨,币圈一夜无眠。

六天前,3月24日,杨勇带着敌敌畏,第二次站在了OKCoin的大门口。

在楼下,还站四个人,拉着横幅,上面红底白色写着:乐酷达(OKEX/OKCOIN)的徐明星,还我血汗钱。

如果有行人经过,一定会问,徐明星是谁?虽然在币圈,他的确算得上是一位“大牌”,但是在币圈之外的人,可能根本不知道这位“明星”。

在创办OKCoin之前,徐明星就是一位连续创业者,做得最火的,大概就是你找资料时一定搜到过的“豆丁网”。他最有名的语录,是这个3月初响应周小川的答记者问,在OK集团内部表示“未来随时捐给国家”。

徐明星一定不知道,在接下去的几天,OK集团将从财经领域中最小众的币圈“脱颖而出”,变成了一条散发着敌敌畏气味的社会新闻。

徐明星是裁判,还是庄家?徐明星是裁判,还是庄家?

“要么扳倒这家公司,要么在这里结束生命。”

不少前往OKCoin进行维权的人,心中都抱有这样一个打算。AI财经社的记者在OKCoin门口呆了一下午,就见到了两个闹自杀的维权者。

他们都是通过OKCoin在OKex上进行虚拟货币期货投资的用户,却因为平台出现极端交易行为、账户异常等问题,血本无归。带着敌敌畏出现在OKCoin门口的杨勇,损失1100万,妻离子散。

有维权者透露,自己不得不把共享单车中的押金悉数取出,才凑足来北京维权的车票。

根据这些维权者说法,巨变往往发生在几个小时内——通常是OKex系统故障账户异常,无法进行交易操作甚至无法登陆,而“恰好”在这段时间,K线图出现异常交易,等账号恢复后,他们发现,自己账户上原本盈利的单,已经被平掉了。

而更可怕的是,当他们想重新去翻找自己的交易记录时,却发现记录全部被删除;当他们联系客服时,又被OKCoin和OKex “踢皮球”,且因OKex注册地在海外,维权困难重重。

国内账户可以通过OKCoin在OKex上投资国内账户可以通过OKCoin在OKex上投资

“爆仓的时候觉得进了地狱,接触OKCoin的人,觉得又往地狱下了一层。”愤怒的人们集结起来,一波一波汇聚在OKCoin总部,得知徐明星这次不会出现,闹着要跳楼的维权者再次冲向了窗户。

维权没有结果。四天后,杨勇等人从北京冲到了江苏,找到了徐明星的老家,在其88岁爷爷奶奶的门外泼红漆、送冥币,并闯入其家中强行抢夺物品。

3月30日,OK集团发布回应,指责AI财经社报道失实,并认为“所谓‘维权’事件是一场以勒索为目的的聚众滋事,……把数字资产交易损失包装成被坑害的假象。”

在一个月前,徐明星以受害者的身份,发了一条朋友圈:

“神奇少女王凯歆是典型的诈骗,请大家立即报警。”

98年的王凯歆一度是资本和媒体追捧的热点98年的王凯歆一度是资本和媒体追捧的热点

这位为了创业从高中辍学的98年“神奇少女”,曾是备受关注的创业明星。但是不到一年的时间,便被指控挥霍了600万融资款,创业项目一片狼藉。去年12月,她在朋友圈宣布进入币圈。

一个月前,是王凯歆最活跃的时候,她的朋友圈总是在热烈地发布项目。因为曾在大众媒体上出过名,即便不是那么好的名声,她还是轻易获得了很多人的信任,把价值几十万、几百万的钱和代币交给她:“她是公众人物,肯定不会跑吧。”

王凯歆宣称自己手上有OKCoin的私募额度,先到先得。“不要跟我说OKB没有私募,那是因为你没有渠道。”

在徐明星申明OKB没有私募,呼吁大家报警抓她后,王凯歆找人牵线拉了个群,向徐明星道歉,“可能是我们对接的渠道有问题”。

王凯歆和徐明星的微信记录王凯歆和徐明星的微信记录

然而,就在前两天,有传言说,王凯歆跑了。因为她手上一个名为SAY的项目,在换成新币上线交易后价值归零,于是她找SAY维权,投资者找她维权。

有人受雇去连云港机场堵截“代投少女”王凯歆,结果,“眼睁睁看着一个身着风衣,面戴口罩及帽子的人从面前走过。”

如今,她的手机已经是“无人接听”状。

而在一个月前找王凯歆维权的徐明星,正在被拿着敌敌畏上门维权的人逼得焦头烂额。

3月30日,凌晨过后,K线图恢复正常。

有人发了一条,认为OK集团正处于风口浪尖,如果还刻意操作,实在是不合情理。所以,要么是OK平台的系统有问题,要么就是另有一条隐形巨鲨制造了这海啸般的K线图。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吃鸡游戏”中,每个人的目标就是干掉别人

这就是一场零和博弈,当没有真正的价值被生产出的时候,每个人的收益都意味着他人的损失。所以参与其中的人,都想方设法拿到最好的资源和装备,然后——干掉别人。

游戏里的人,永远不知道自己会被从哪里飞来的子弹打死,他们只相信,自己会成为最后的吃鸡赢家。

于是,无限次地点开“开始游戏”。

币圈夜夜无眠。

杨勇第一次找OKCoin维权的时候,创始人徐明星对他说了一句话:

“下次,你带两瓶敌敌畏来,我和你一人一瓶干了。”

杨勇第二次去的时候,只带了一瓶敌敌畏。不知道在他心里,这瓶敌敌畏,究竟属于谁。

TWO

数据

《中华遗嘱库白皮书(2013-2017)》显示:在8万余份遗嘱中,47.74%是独生子女家庭,30.94%的老年人立遗嘱的原因是担心未来子女办理财产继承手续困难。

99.93%的老年人选择中华遗嘱库范本中的“防儿媳女婿”条款:在遗嘱中规定继承人所继承的财产属于个人财产,不属于其夫妻共同财产。

其中子女直接继承的为33.53%,配偶互相继承后由子女继承的比例是27.07%,直接给孙辈的比例为13.58%,先给子女后给孙辈的比例为23.02%。

原标题: 俄前间谍病情堪忧 分析人士:其生命关乎国际局势

斯克里帕尔父女(图片来源:《每日邮报》)斯克里帕尔父女(图片来源:《每日邮报》)

海外网3月29日电 俄罗斯前双面间谍斯克里帕尔与女儿在英遭遇神经毒剂毒害事件引起全球关注。英国警方怀疑斯克里帕尔父女因接触到寓所家门上的神经毒剂而陷入昏迷,二人目前的生命状况仍旧十分危急,分析人士指出,一旦宣告斯克里帕尔死亡,那么将进一步加剧英俄两国的外交危机。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斯克里帕尔的一位朋友表示,这对父女目前靠索尔兹伯里医院的机器在维系生命,他的侄女表示,二人只有1%的存活机会。在二人生命迹象堪忧的情况下,是否继续维持斯克里帕尔父女的生命成为一个问题,相关人员表示,若宣告斯克里帕尔死亡必然会加剧英俄两国的外交冲突。英国白金汉大学安全专家安东尼·格里斯(Anthony Glees)教授在接受《每日邮报》采访时表示,“斯克里帕尔的死将是一场家庭悲剧,如果他的女儿也宣告死亡,影响将加剧,同时二人的死也将具有国际影响”。

英国警方28日表示,调查人员在斯克里帕尔位于索尔兹伯里的家门上,发现了大量神经毒剂残留,而警方在其他地方发现的残留毒剂浓度均较低,由此推断父女二人可能最先在寓所接触到毒剂。伦敦警方反恐部门高级协调员海登(Dean Haydon)说:“根据调查,我们相信斯克里帕尔父女首次接触神经毒剂是在自己家中。调查人员将继续在寓所附近进行排查。”

据悉,事件发生后,警方先后与500名目击者进行了谈话,并调取了闭路电视拍摄到的5000多小时的画面,锁定了130多名与神经毒剂相关的可疑人员。

 警方在斯克里帕尔及其女寓所处进行调查。 警方在斯克里帕尔及其女寓所处进行调查。

当地时间3月4日,俄罗斯前双面间谍斯克里帕尔和女儿在英国索尔兹伯里一家购物中心的长凳陷入昏迷,经调查,导致斯克里帕尔父女中毒的是前苏联于20世纪80年代中期研制的神经毒剂“诺维乔克”,二人病情至今依然不容乐观。

事实上,就在“中毒门”事件发生后不久,西方国家采取了集体驱逐俄罗斯外交人员的行动,这也使得俄罗斯与西方国家的外交关系陷入僵局。英国首相特蕾莎·梅于3月14日最先宣布将驱逐23名俄罗斯外交官。俄罗斯卫星通讯社29日指出,目前有约30个国家出于与英国的团结,宣布驱逐俄外交官。其中美国驱逐的俄外交人员数量最多,达60人。

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早前表示,英国方面至今仍未就斯克里帕尔父女中毒案提供任何资料,那些针对莫斯科的指控毫无根据,没有证据可以坐实任何一项指控。俄方要求英国提供关于该案件的所有现有信息。针对欧盟和美国采取的驱逐俄外交官和关闭俄驻美总领事馆的做法,俄罗斯也将作出对等回应。

相关新闻

多国驱逐俄外交官

俄方反应

间谍中毒案

原标题:云南:易地扶贫搬迁房产不作为低保限制条件

新华社昆明3月28日电(记者林碧锋、杨静)云南省民政厅日前印发通知,提出进一步保障易地扶贫搬迁困难群众的基本生活,搬迁到城镇和农村区域且符合条件的困难群众,可分别享受迁入地城市和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待遇。

根据通知,云南将进一步完善社会救助体系,按照“应保尽保、按标施保”原则,及时将符合条件的易地扶贫搬迁困难群众全部纳入最低生活保障范围,易地扶贫搬迁修建或购置的房产不作为纳入迁入地最低生活保障的限制条件。

对原已纳入低保等社会救助范围的困难群众,若其家庭收入、家庭财产和共同生活的家庭成员未发生变化,可直接享受迁入地的低保等社会救助政策,但须完善申请低保等社会救助的档案材料,迁出地、迁入地县级民政部门要做好相关衔接工作。

同时,对符合条件的易地扶贫搬迁农村低保对象中的老年人、未成年人、重度残疾人和重病患者,应提高低保金发放档次。对符合条件的易地扶贫搬迁困难群众,重点帮助解决突发性、临时性、紧迫性生活困难,并由迁入地民政部门及时实施临时救助、医疗救助和特困人员救助供养。

此外,云南将对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实施基本医疗保险、大病保险、医疗救助和兜底保障“四重保障”,进一步做好农村贫困人口的健康扶贫工作。对低保家庭中的残疾人和符合条件的一、二级重度残疾人,及时发放生活补贴和护理补贴。

原标题:王文涛同志不再担任山东省委副书记、济南市委书记

王文涛 资料图王文涛 资料图

日前,中共中央批准:王文涛同志不再担任山东省委副书记、常委、委员和济南市委书记职务,另有任用。 

来源:闪电新闻客户端

王文涛 简历

王文涛,男,汉族,1964年5月生,江苏南通人,复旦大学哲学系哲学专业毕业,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副教授。1994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5年7月参加工作。

先后在上海航天职工大学团委、学生科工作。

1992.06 历任上海航天职工大学学历教育科科长、复印机销售部副总经理,上海航天职工大学校长助理、复印机销售部总经理,上海航天职工大学副校长,上海市松江区发展计划委主任

2002.01 上海市松江区副区长

2005.01 云南省昆明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市长

2007.06 上海市黄浦区委副书记,代区长、区长

2008.02 上海市黄浦区委书记、区长

2008.06 上海市黄浦区委书记

2011.04 江西省委常委、南昌市委书记

2015.03 山东省委常委、济南市委书记

2017.03 山东省委副书记、济南市委书记

2017.04 山东省委副书记兼省委党校校长,济南市委书记

2018.03 黑龙江省委副书记

十八届中央候补委员,第十九届中央候补委员。云南省八届省委委员,江西省十三届省委委员,山东省十届省委委员。

(简历来源: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