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枪界,南田北凌;若论刀法,与呼兰大侠齐名者,董震(绰号:执法者)。董震,1957年8月3日,出生于陕西省延安市宜川县牛家佃,家境贫寒。1992年开春,土地被郭宝财强占,董震与父亲遭到暴打,不久父亲去世。当晚9点,董震拿着菜刀来到郭家,当时郭家大院里正有喜事办酒席,董震在门口直接砍下郭宝才兄弟的脑袋,进院后将脑袋仍在酒桌上,相继砍死了郭宝才,在场的冯乡长以及他的两个儿子,然后大开杀戒,杀了郭宝才的父亲,具体死了多少人无人知晓。之后,据称董震远走他乡。

  董震,1957年8月3日,出生于陕西省延安市宜川县牛家佃。

  直到92年,35岁的董哥,还没攒够钱娶媳妇。和父亲(董祥),爷俩儿住一土坯房。

  92开春,冯乡长的外甥郭宝财,强行圈占三所民宅,其中包括董家的房子。那两户村民,迫于郭舅的势力,只好忍痛割地,以求保全;唯独董家,据理力争。原因是,那两户村民,或多或少象征性的得到了一些经济补偿;而郭,见董家好欺,分文不给。其实,这三所宅院,原本就是董家的房产。董家,三代富农,解放后,土地改革,被教育、改造成贫农。董祥的右腿被“教育”瘸了、两儿一女被“改造”致死、媳妇因故病逝,家破人亡……

  此后,董祥再婚,有了董震。董震的出生,令这个脆弱的农民家庭,又有了生机,有了活下去的勇气和希望。

  命运无常,世事难料。91年,西北干旱,赤地千里,颗粒无收。就在这节骨眼儿上,董震的母亲积劳成疾,一病不起。为治病保命,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那是董震攒的娶媳妇钱),又借了外债。最终,还是因无钱消费,被医院“请”出去,后,病死家中。遗体,埋在董家的田地(祖坟)。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转过年来,92年开春,郭宝财强占董家房产。董氏父子,遭郭暴打,被迫弃房,在自家耕地盖了间草棚,苟且安身。没多久,董祥就死了。

  父亲横死,孝顺而又胆小怕事的董哥,为自己的无能深感内疚,此后,四处告状、上访,未果。在这期间,郭强占董家耕地(扩修郭家祖坟)。董哥,又去上访,返回老家后,施工队已开始动工;又去上访,返回后,发现自家的祖坟被推平……

  案发当晚,董哥抄家伙(刀),直奔郭宅。有人说,那刀是他从城里买的;有人说,是刘军(铁匠)打的;还有人说,是铡草刀改的。总之,就是把刀吧,具体啥样、怎么个来历,我也说不清。闲言少叙。

  9点钟左右,郭家大院还亮着灯。一般来说,农村睡觉都比较早,今儿个是赶上有喜事儿。前些日,霸占三所民宅,而后,又强买半个院子。三所民宅中,包括董家的房产,那么,这半拉院子是咋回事儿?花分两朵,各表一枝。董哥上访期间,郭宅在原基础上又开疆扩土,吞并了邻居刘军的半拉院子,因,刘不太好惹,所以,没敢把事儿做绝,只强买半个院子,了事。此后,破土动工,豪宅落成。郭宅,那叫一个气派,正房、偏房、东房、西房、门房,院子大的能开进卡车。

  今儿个,郭家排摆酒宴,请的是近亲好友。在场的,包括冯乡长和他俩儿子。这正是,天不公道,公道自来讨,冤有头,报应他为首,捎带全家老少,今天是,旧恨新仇一笔勾!

  董哥,手提单刀,“啪”“啪”“啪”扣打门环。郭宝财的叔辈兄弟,刚从墙边儿的茅厕出来,有点喝多了,晃着身子去开门。你问清楚是谁,再开门呀,“嘎吱”门开了,这会儿,才眨巴着眼睛问,“谁呀”。董哥,并不答言,一把揪住他脖领子,“扑哧”一刀,人头砍下。随后,拎人头,进了院。

  借灯光,透过窗户看,董哥一眼就认出了,正当中坐着的是冯乡长,郭宝财和他爹站立两厢,提杯敬酒;冯乡长的俩儿子,挡酒助兴,“你先干了!”;其他人,跟着顺风接屁,“干了!干了……”董哥进屋……

  冯乡长,坐正座,脸冲着门,所以,最先看见董哥。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礼品”可就到眼前了。董哥,一抬手,“啪嗒”,将人脑袋扔酒桌上。刚砍的,够新鲜,从脖颈下,“噗”“噗”直往外冒血。“我地个妈呀!”,众人乱作一团,桌子也翻了、椅子也倒了,“哗啦”杯、碗、盘子散落一地,这个乱劲儿甭提了。

  郭宝财,还真不善,先是慌了手脚,随后,回过神儿来,“哥几个,抄家伙!”,说着,拿酒瓶子。酒瓶子,还没等举起来呐,胳膊刚抬了半截,董哥这刀可就到了。“扑哧”一刀,奔他前心扎进去,手腕子一翻,刀刃斜着,从他肩膀头出来。“啊……”,郭宝财,应声倒地,折腾几下,蹬蹬腿儿,不动了。



您可能也会喜欢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