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日10时整,在南昌市江联小区工地发现的明代古墓两具棺木进行了正式发掘。南北两侧并排的棺木在上午和下午被依次打开。经南昌市博物馆考古工作人员初步认定,该墓葬为合葬墓,南侧棺木中为女性,北侧棺木中为男性。发掘中多件玉质随葬品出现,此外还有银质发钗、镏金小饰品等随葬品。目前初步判定墓主人为明代万历年间王族后裔。

龙形金丝官补显示墓主人的王室身份 记者袁征/摄


  南侧女性棺木中出土12块玉片

  12日10时,南侧棺木被打开。打开后呈现在所有人面前的景象果然不出之前考古人员的判断,这个棺木进了水。记者看到棺木中充满了水,在工作人员将棺木内的水清理的差不多后,露出已经发黑腐朽的遗骸,还有一些丝织品衣服的黑色残留物。

  清理过程中很快就发现了随葬品,一支银质发钗被南昌市博物馆馆长李国利从棺木中的黑泥中清理出来。随着时间的流逝,12块玉片和4支发钗被清理出来。这12块玉片形态各异,有长方形、椭圆形、鸡心形、圆形带锯齿,基本上没有重复的式样。此外在这个棺木中还发现一个疑似胭脂水粉的盒子,还有五个透着金色光泽的小饰品。记者发现这些小饰品上的纹饰非常细致。

  “那里好像有些珠子?”旁边一个工作人员说道。只见李国利从遗骸左手位置,发现一串珠串,质地可能是玛瑙。在遗骸的发髻上,考古工作人员还发现了一根玉质发簪和一支大约为牛角质地的发簪。在对该具棺木的清理中,还发现了明代万历年间的铜钱。

  李国利告诉记者,从南侧棺木中发现的这些随葬品来看,多为女性饰品,因此这具棺木中的遗骸应该为女性,北侧棺木中的就应该是合葬中的男性死者了。而从所发现的万历年间铜钱初步可以断定,这座合葬墓是明朝万历年间(公元1573年-1620年)的墓葬。

  精美玉腰带现身引来齐声惊呼

  14时许,北侧棺木被考古工作人员打开,只见棺木中的遗骸被黄色纺织物包裹得严严实实,而沿遗骸中线从头到脚,纺织物还被编成了一条长长的麻花辫形状。

  考古人员小心翼翼地将外面包裹的一层纺织物揭开后,身穿华美服饰的遗骸露了出来,而最引人注目的是遗骸腰部一条由很多块玉片(大的约5厘米宽、8厘米长,小的1厘米宽、5厘米长,此外中间还有鸡心形玉片,这些玉片厚度约为3~4毫米)编缀而成的腰带。

  在场人员看到这条华美的玉腰带后齐齐发出惊呼。“不得了啊,看来墓主人身份肯定不一般,这条玉腰带可不是一般人能拥有的。”在最后清理完毕时记者了解到,这条玉腰带由20多块玉片组成。

  此外一个黄色的布袋(有两根系绳)被系在玉腰带上,布袋上还有两个金丝织的字样“路引”。李国利告诉记者,从玉腰带可以看出墓主人身份尊贵。

  金丝织就龙形官补表明墓主人身份显赫

  清理完所能看到的玉片后,考古人员开始向内一层层剥离包裹在遗骸上的衣物。突然一丝金色的亮光从刚刚揭开的衣物中闪现,随着这一层衣物被完全揭开,一块位于遗骸胸口位置,呈正方形的“官补”露出真容。内中图案竟是用金丝刺绣的龙形,只见这条金丝龙一副须发张扬、遒劲有力的感觉,在右胸口位置,一只龙爪正抓向一颗圆珠。

  两层衣物清理过后,又是一片金色刺绣图案出现在众人面前,只见这个刺绣图案从遗骸左肩经胸口一直延伸至右侧腰部位置,华丽非常。

  “从目前清理的过程可看出,这些金丝图案都不是一般人能够使用的,墓主人应该是王室后裔。”

  随着发掘工作的进行,遗骸从棺木中移出后,腰部下面又发现了玉腰带的其他部分玉片,此外还有一串珠串。考古人员还从遗骸头部两侧发现了两个银质的线圈,李国利称这两个银质线圈是死者官帽的帽翅,当帽翅上其他物质都腐朽后,仅留下这两个线圈了。

  记者发现,这具棺木中因为没有进水所以保存完好,就连垫在遗骸下放的竹席都一点没有损坏。竹席被移走后,记者看到,从遗骸的头部一直到脚部,用锡箔制作的百余枚冥钱铺设在棺木底部,形成了一个人的样子。

  墓主人可能为明代宁王后裔

  据南昌市博物馆馆长李国利介绍,经过一天来对两具棺木的发掘,根据出土物品进行判断,从铜钱可断定这座古墓为明代万历年间的夫妻合葬墓。而从其他随葬品可以推断墓主人身份尊贵,应该是王室后裔,但没有墓碑和墓志铭。明朝宁王朱宸濠是明太祖朱元璋第十七子,弘治十年(1497)袭封于南昌,正德十四年(1519)六月起兵叛乱,后被镇压,宁王藩号被夺。因此,墓主人可能就是被夺了藩号的宁王后裔。

  记者胡永继、李征/文



您可能也会喜欢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