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三丰异界游 外传上 天降法宝

  太古初开混沌崩裂,四方灵气凝聚,天地自生元灵有二:光明为兄,遥居九霄天外,是为众神之父;黑暗为弟,盘踞九幽之渊,是为万魔之祖。

  乃过九百七十万年,地始酝育人间界,三万三千年乃成,方九万里,山岳巍峨,江河秀丽,复三万三千年始有飞禽走兽衍生,再逾万年大地始有人烟。

  其后千余年人间帝王争讨不止,杀伐不断,疆土战火不息,风烟不绝。

  黑暗之神久居九地幽谷之下,统领万魔,不见天日,欲图侵占人间。遂苦候千年,集人间八百雄材伟略之不灭帝魂与三千盖世无双之猛将骸骨,粹其精华,加以铸炼,历九九八十一年,终成一对惊天魔器-九幽爆雷枪与地狱无极斩,魔器问世,威能无匹,地为之而陷,天摇不止,光明之神亦避之不及,黑暗之神恃之率魔军三千万杀出九幽地府,大破人界四族联军,值此危亡之局,我人间界不世英材龙五天尊道法大成,以无上道法施展绝大神通收服黑暗之神,擒至魔界阴谋大殿,交于阴谋之神囚禁,永世不得复出。

  其后天尊遗下太极道法传于世间,遂足踏昊天神剑,携爱侣飞升而去。

  时光流转,五百年转瞬即逝。

  其时大陆诸国皆信奉光明之神耶布菜及龙五天尊张三丰为世间真神,导致光明教庭与青天圣教各据一方,终因信仰分歧而水火不容,十年前于鲜花草原一场恶斗,两教皆元气大伤,无力再战。

  十年之后光明教庭偶得奇遇,实力大增,教皇石原十八郎以十五级魔法“次元大挪移”召唤六翼天使军团相助,妄图再度出兵鲜花草原,挑起统一信仰之战。

  “嗯,原来是六翼天使军团攻来,也难怪卡特国师公孙雷会命丧当场了。那卡特王国宣布改奉光明教为国教,倒也同五百年前天尊飞升前留下的批言丝毫不差。”

  博拉姿圣山,青天圣教三清大殿之上,掌教真人游离子一如既往不紧不慢的自言自语道。

  “天……天使军团?!还六翼的!!”“要对付六翼天使起码要将道法修到传说中的先天境界,三昧真火永不枯竭才能勉强抵挡一阵啊!!!”“三清护佑,保弟子平安哪!!!”大殿里大大小小的道士们闻声立刻乱做一团。

  “无量天尊!”游离子略微抬了抬松弛的眼皮,又重新耷拉下去,“《三清训典》心法篇有云:气凝丹田,呼吸绵长,中正安舒,任你风吹浪打,我自巍然不动,白刃交前不听不闻,疾雷破山不惊不惧……”

  听到三清训典里这些早已念讼了不下千百遍的语句,知道掌教真人心中早已有了对策,一众道士这才恢复了往日从容不迫逍遥若仙的潇洒神态,只有大殿一角的一位狼族的兽人小道僮还有些畏缩,尤其一脸的灰毛颤颤微微,更与与仙风道骨的大殿显的格格不入。

  “他母亲的!”狼人小道僮心中暗想到:“万一整军团的六翼天使杀到博拉姿,除了掌教糟老头的修为来得及掐诀念咒土遁跑路,大殿之上还有几个活命的,这回可真要糗大啦!还好昨天趁着给糟老头打扫房间的时候偷了几张遁天符出来。”他远远的望了望满脸老褶的游离子,心中仍在暗自嘀咕:“我日!看我们掌教糟老头连听到天使军团攻过来都毫不惊惧,难道是有什么超级法宝撑腰的缘故?光明教庭一向鄙视我们兽人族,糟老头要没什么后招对付他们,我可就惨个茄子了。”

  “无量天尊,强敌来犯,贫道自有对策。本教天尊飞升之前遗下宝物通灵玉璧,若有危难,可持之与九天诸神、大罗金仙感应通灵。有此玉璧在手,我青天圣教定可邀定仙界强援,天兵临世,真仙下凡,九翼天使尚可驱之,区区六翼天使,不足惧哉。”说着,游离子终于睁开双目,在大殿上巡视一周,最后眼光落在角落处的狼人小道僮身上:“此宝物自天尊飞升之后,便赠与龙族公主卡秋莎小姐。僮儿,这是宝物的使用说明手册,你且去后山真龙殿卡秋莎小姐处借通灵玉璧一用!”

  “干!又是我?!”狼人小道僮忍不住吼出声来:“卡秋莎跟人打架手重着呢!这妮子活了好几千岁除了跟人打架就没别的爱好,清风明月也是道僮,凭什么每次送死都让我去!”

  “无量天尊!清风是我侄孙的小舅子,明月是我姑妈家表弟女婿的侄媳妇的干儿子的班主任的邻居!这个理由充分吧?”

  “…………我日!”

  半个时辰后,后山真龙殿。

  “邱处南!又是你!上次偷吃我的蜂蜜蛋糕跟你没完!我打!!”狼人小道僮刚走进宫殿大门,卡秋莎迎面一拳重重的砸下来。

  “哎呀!”这个名叫邱处南的狼人小道僮还没来得及开口,面门之上就重重的吃了一拳,嗖的一声被打的倒飞出去,在半空中划出了一道优美的抛物线,一口气飞出三四里远去,直奔前山的三清大殿,跌破殿厅来了个标准的倒栽葱落地势:“扑通!”。

  “僮儿,这么快就回来了,难道你已练成了御风术?通灵玉璧上怎么说?仙人的援军几时可到?”

  “哎呀处南师弟!这么一会儿工夫你脸怎么变胖了?”

  “大家都别乱吵,处南师兄一定失恋了,你看他哭了耶!”

  “无量天尊,邱师侄,年轻真好呀!恋爱中的男人,既便是痛苦,也是幸福的痛苦呀!你要珍惜!”

  又过了半个时辰后,后山真龙殿。

  “邱处南!你还敢再来!我再打!!”

  “哎呀!”“嗖——”“扑通!”

  “哎?邱师侄,你怎么刚出去又回来了?掌教师叔不是让你这次一定要务必要借用到宝物的吗?你又偷懒了”

  “我呸!我至于偷懒吗我?我还没开口借东西呢就让人给打回来了,这龙族的女娃,手可狠的着呢!都快天下无敌了!”

您可能也会喜欢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