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我来到这个世界三年了,上个月我成功的释放了三级的魔法腾蔓术,正式成为初级魔法师。(只要能放一个一级魔法就是魔法学徒,有能力释放三级魔法就是初级魔法师,有能力释放五级魔法就是中级魔法师,有能力释放七级魔法就是高级魔法师) 

  代价是被父亲狠揍了一顿,还要禁闭一个月,今天是我三岁的生日,也是禁闭结束的日子。我早早的起来,在院子里打了一套太级拳,梳洗一下,然后去父亲的院子,一家人吃早饭。家太大了,从我住的院子到爷爷住的院子足足让我三岁的小腿跑半天,以后我一定要找个带步的东西,我心里暗下决心。 

  “大家早上好!”我冲进餐厅,对爷爷,父母和四个哥哥道。 

  “坐吧,我们的小‘英雄’。”爷爷笑道。 

  他的话让一屋子的人都哈哈大笑,“小小年纪就会英雄救美,以后长大了可怎么得了。”母亲火上浇油,完全无视我涨红的脸,大家笑的更厉害了。 

  等大家都笑得差不多的时候父亲才严肃的说:“小子,英雄救美我不反对,可你一下把五王子和6个石原家的孩子打成重伤,就有点过分了。你的能力在同龄人中太出众了,你出手又不知轻重,希望这个月的禁闭能给你一个深刻的教训!” 

  “教训用的着用那么大的‘熊掌’打我屁股吗?你可是剑圣啊!”我依然对那回痛苦的经历愤愤不已,想我一代宗师,从来只有打别人的份,什么时候吃过这么大的亏,而且吃亏还不能找场子,真郁闷! 

  “臭小子。你还有脸说,七个五六岁的小孩叫你用藤蔓术在身上扎了好几十个小洞,还中了毒,流了一身的血啊!要不是你妈救治的快,不死也得留下永久性的伤疤,你也太狠了点吧?当时国王气的脸都绿了,你要不是我儿子,脑袋早搬家十次拉!”父亲怒道。 

  “你也知道他们是七个?还都五六岁?要知道我才三岁!你光看见他们一身血,怎么没看见一地的棍子?要不我情急之下魔法修行有了突破,我的脑袋不用国王砍,就得先叫他们打成烂南瓜!再说了,我救的不是两个公主吗?都是国王的孩子,怎么待遇差别就这么大呢?”我气愤不已的道。 

  “那两个公主是国王的私生女,没有公主的封号,谁都不拿她们当回事的。可是五王子是石原家的王妃唯一的儿子,自然深受宠爱!”母亲道:“好了不说它了,告诉妈妈,你是怎么做到的?” 

  “做到什么?”我装傻道。 

  “三级魔法瞬发!这是高级魔法师才能作到的,可你才刚是初级!”母亲道。 

  不能把道术的事说给她听,只能继续装傻道:“我怎么知道?我只知道看见几个挥舞木棍的坏小子冲向我,心里一着急就释放出那个魔法了,我还是事后才知道那叫藤蔓术的!可能因为我是天才吧!” 

  “那你的藤蔓上怎么还带有毒刺?而且你的藤蔓数目虽然比较少,也细一点,可是却非常坚韧,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那几个被你包成粽子的孩子弄出来!”母亲有问道:“要知道我用出这个魔法的杀伤力也比你小!我可是魔导师啊!” 

  “天才,只能说我是天才!妈妈!”我厚颜无耻的说。 

  “算了,你就别逼他拉!你难道指望一个三岁的孩子给一个魔导师解答魔法上难题?”爷爷替我解围道。 

  “好吧,我也是有点着急了。今天你生日,吃饱饭,去看看你的生日礼物吧!”妈妈道。 

  “谢谢妈妈!”我高兴的说。总算过了一关。 

  “还有一件事,你以后虽然是魔法师,不过我我龙家的子弟总是有机会上战场的,你以后要和你的哥哥们一起学习一下行军打仗的课程,知道了吗?”父亲道。 

  “我可是柔弱的魔法师啊!你叫我拿刀枪上战场?”我不服的说,上课对我来说绝对是浪费时间,尤其是兵法,我和战争女神雅典娜在一起这么长时间,经常谈论排兵布阵的事,论打仗还能差了?再说我当年生于乱世(元末明出),曾下苦功研究过三韬六略,孙子兵法,还用你教?有那功夫我不如多练会神功呢! 

  “谁说魔法师不能上战场啊?四大名将之三的蛇吻军团主帅冯*修斯就是个暗黑魔导师。”父亲道:“我们龙家的子弟一定会上战场的,从六百年前青龙军团建立的时候就没有过例外,你现在不好好学,以后上战场了怎么办?如何指挥作战?” 

  “你是说我会指挥作战就行了?”我问道。 

  “不错,你作为魔法师会指挥就行,直接参战的机会不多!”父亲道。 

  “那好,我认为我现在已经可以指挥作战了,不用学了。”我很嚣张的说,我这几年除了练功就是看书,主要是人文历史,当然还有一些用兵的心得,军人世家最不缺的就是兵书。说实话,我认为这些兵书水平一般。这个世界的战争诡计不多,有点向西方中世纪的战争一样,两边排好阵势,然后对冲,看谁人多不怕死就赢,当然也有时候用些诱敌~包围之类的小计策。我是不太看上眼的。 

  “你吹什么牛啊?就你还懂打仗?我的战马就能爬城墙了!”父亲不屑的说。 

  “这可不一定,他从我这借了不少兵书看,或许就真的行呢?”爷爷道:“这样吧,你们吃完饭,到我那进行一次兵棋推演,谁输了谁去上课。怎么样。爷爷公平吧!” 

  “公平,爷爷绝对公平!”我高兴的说。就我父亲这种就知道冲锋的莽夫,我随便用点手段就搞定他。 

  “我输了也去上课?”父亲犹豫道。 

  “上!你还有脸问!你要是连一个三岁的孩子都赢不了,还不应该好好补习补习吗?”爷爷怒道。 

  我的哥哥们也都一起起哄,他们平时又是练功又是上课,叫父亲整的好苦。在他们的催促下,我们快速干掉早饭,一起来到爷爷的作战室。兵棋推演要我和父亲在两个作战室的小房间里,用同一种地图,我们的命令下给爷爷,同时爷爷告诉我们战场上的信息。 

  “现在我宣布战场情况,战场在青龙军团驻地的喀斯特丘陵地带,时间是9月1日,双方各五万轻骑兵,十万步兵和五千重骑兵,步兵的兵种自己选,以全歼对手,或拿下对方营地者为胜,现在开始。”爷爷道。 

  我仔细观察了下地图,我们两家的营地相隔50多里,中间有一大两小三条路,整个战场丛林密布,是温带的落叶林,林子不很密,能走马,可要藏上千军万马是一点没问题呀。我要了五万弓箭兵,三万长枪兵和两万刀盾兵。我命令三万轻骑兵带好十天的给养,走最近的大路前行十五公里后上山隐蔽,然后命令十万步兵,上山伐木,为了制造滚木,还让人在营地前大挖陷阱。我的营地地势较高,侧面就是一条小河,不怕断水,且易守难攻,比父亲那个在下游河边上的营地强多了。我怀疑爷爷故意给我方便。等了三天,我父亲才姗姗来迟,大概是怕我伏击的缘故,他走的很小心。这回他带了十万人马,就在老家留了5万步兵,剩下的都在这了。到了以后他就小心的扎下营地,并在第二天进行试探性的攻击,我特意把所有部队的旗号都亮出来(走的三万人,把旗子都留下了),给他造成我全部部队都在的假象。果然,他上当了,以为我的部队都被围在这了。试探的攻击了两天以后,又把留守的人调来四万五。随后就开始大举进攻,他的进攻中规中据,没点新意,就知道两处佯攻,一处主攻,我就用步兵加上滚木和陷阱,就挡了三天。没到第四天,我的三万伏兵就把他老巢给缴了。 

  “这不可能!您不是告诉我他的部队都在我的包围里吗?”父亲对爷爷咆哮道。 

  “我只告诉你他的帐篷数量是十五万人的,还有就是他部队的番号和旗帜没有少。事实上你的侦察兵也就能告诉你这么些,还有,他的营地靠水,你只围住了三面,虽然大部队渡河想瞒过你是不可能的,可是个把通讯兵,还是能神不知鬼不觉的通过。”爷爷解释到:“他一开始就把三万轻骑兵埋伏在山里了,你没有下达过仔细搜索两侧山岭的命令。你太大意拉!” 

  “我没想到他这么狡猾!该死,他都是和谁学的?”父亲抱怨道。 

  “可能是在那些书上吧,要是这样的话,无疑,他在军事指挥上也是一名绝世天才!”爷爷微笑着说:“我想我以后要特别关照这个小孙子呢。” 

  我对这种没营养的胜利没什么感觉,可是我的四个哥哥都高兴坏了,他们大声高叫着要和父亲一起去上棵,被恼羞成怒的父亲一人一脚踢出门外。他也不好意思再呆在这,连忙找借口跑掉了。只剩下我,妈妈和爷爷还在。 

  “小五啊,你真是妈妈的骄傲!这只小鹰是我和你父亲送你的生日礼物,一会你姑姑要派人接你进宫,她也要给你一份生日礼物!你先和爷爷在这玩一会,妈妈商会里还有事处理。父亲大人,我先告退了!”母亲道。 

  “你去吧!”爷爷说:“我要和家伙好好谈谈。” 

  我一边逗着母亲递给我的小鹰一边说:“再见,妈妈。” 

  妈妈走后,我看着这只刚长毛还不太会飞的黑羽猎鹰,脑中闪过一个大胆的想法!



您可能也会喜欢

回顶部